戒色
就上戒色吧戒色网!

《让生命恢复纯净》精血营养之谜—人类为什么不能纵欲的原因

我从2001年开始,就对动物特别是人类的性行为进行深入的研究。但是当时的研究只限于药物生产,因为这才是具有经济价值的研究。

在这种深入的研究中,我发现了精子的秘密:作为负有传宗接代的责任的战略细胞,精子中含有非常丰富的珍稀的营养成份。这种成分是神经系统、骨髓干细胞系统和男性生殖细胞系统必需的成分,对这三个系统而言,这种成分的多寡决定了它们功能的强弱。人体在分配这种成分到三个系统上维持着一种巧妙的平衡。在这个基础上,我取得了一项专利,并且进行国际融资。现在正在审核,我也不便透露细节。只能说如果成功就是一项很大的项目,获利很丰厚。

我本来是没有兴趣对人们对处女与非处女的问题等事进行争论的,因为当时我认为这样的小事纯粹是浪费自己最宝贵的时间。但是刘仕才先生说服了我。他说“性解放主义是一项以疯狂的方式进行宣传的错误理念,会对人类构成巨大的损害。”这我倒是相信。因为作为一个从事科学研究的人,我深知无论什么理论都有可能出错,而性解放主义是一项尚未经过实践考验的理论,对与错尚不得而知,应该以谦虚的态度接受大家的批评指正,否则容易出错。但是,他们以疯狂的方式进行宣传,并且对反对的人进行疯狂的人身攻击,压制一切反对的声音。

一项尚未经过实践考验的理论错误的可能性是很高的。经过实践考验,真理越辩越明,那么,像我们这些埋头于科研的人不方便出来说什么。但是,他们拒绝接受大家的批评指正,以“先进”、“多元化”等旗号疯狂宣传,卑鄙地打击一切反对的声音,肯定会导致社会悲剧。作为一个从事科学研究的人,我认为我们有责任提醒人们,应该以什么态度来推出新理论。

于是,我参与了刘仕才先生为民航出版社编写《性教育革命》一书的工作,为此查阅了大量资料文献,利用生物学知识对这些文献进行提炼,进行终于为性解放主义的性质作了真正的解释。并且把这些成果写进了《性教育革命》一书中。本文就是这本书的观点提炼。

其实,性解放主义并不是一项什么新理论,它仅仅是远古时代的一种野蛮人的风俗习惯,只是西方的欧洲人种的地理知识和综合能力并不强,所以进行跨学科的综合大型研究是比较困难的,而有这种能力的人和机构,又对这种生活方式的争论不感兴趣。因为进行一项深入的跨学科的综合大型研究是要极大成本的,而生活方式之争又没有专利价值,成功了也发不了财,所以有实力的机构没有参与这种争论。这就导致了由纯粹的作家、政治家来进行这方面的争论,而这些人又不是科学家,他们争来争去也争不出个所以然来。所以,就大家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全社会的性关系在这种混乱的状态下被破坏,欧洲人种和日本人种就是在这个过程中受到了损害。

其实最可怕的是一些别有用心的恶棍们利用了这种争论,将欧洲与日本带入了性解放的深渊。这种煽动仇恨,扣帽子,搞对立的手法正是恶棍们的本色,想一想我国的文革吧,到现在不知有多少亲历的人回想起来都仍然会心有余悸,可见这种手法不是欧洲人种的专利,我们中国人种也一样有这样的恶习,只不过我们中国人种的这种恶行是用来搞政治对立,造成文革的巨大经济损失,而欧洲人种与日本人种则将这种恶行是用来搞性解放,对民族的素质造成巨大的损害。

直到现在,性解放主义者们都还是在用这种手法来进行宣传,甚至将这种生活方式之争变成政治斗争,将它复杂化了,谁都不敢对它吱声。刘仕才先生就对我说过,没有充分的证据,你出声只是找死。所以我只有在具有了充分的准备,有充分的证据的前提下,才敢对性解放主义进行批判,进行坚决的打击。

精子的研究是我们提出的性行为淫乱会损害智商的理论的基础。由于精子是非常珍贵的,所以,排精量对男人的身体的影响是巨大的。而美国科学家罗宾.贝克的《精子战争》一书中对男人在不同的情况下的排精量的深入的研究,作为我们的研究数据的补充,使我们能够完成我们的研究的架构真的是非常幸运,现在对性的研究已经十分深入,而互联网的便利使我们能够收集到足够的资料,特别是各种族的性方面的知识,没有这些旅游者发的资料,我们只知道性对人类的身体与智商构成巨大的损害,却不能够精确地估计其危害程度,而这些资料与林恩教授的智商研究,使我们能够对这种生活方式的危害可以进行精确的估计,而研究的精确化是现代科学的精髓。这是我们能够提出我们的理论的支柱。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戒色吧戒色网 » 《让生命恢复纯净》精血营养之谜—人类为什么不能纵欲的原因

评论 抢沙发

 

戒色改命 更健康 更幸福 更强大

联系我们

打赏支持戒色事业,功德无量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