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色
就上戒色吧戒色网!

关键一:我并不孤单

曾经天天撸痛苦想死,现在戒掉3年,分享戒色方法,导师微信:zq51099 免费送《心理学戒色100讲》,每日限5个名额! (导师微信:zq51099)
我出生在60年代初,是婴儿潮一代中的最后一个。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性革命爆发了。人们通过打破那些早已确立的界限来探索自己的性界限。节育的有效性和有效性的提高使得传统婚姻规范之外的性行为看起来像是一个时髦的婴儿。
到1971年,我对色情作品上瘾了。也许对于一个八岁的孩子来说,“上瘾”这个词太强了,但我肯定是朝着这个方向走的;色情对我的影响就像毒品一样。
我不记得我第一次看到色情杂志是什么时候,
但在我住的加州郊区,每个单身朋友的单身父亲家里至少有一本色情杂志——通常更多。我知道它们被放在哪里,G先生把它放在主浴室水槽下面的柜子里;W先生把它放在床头柜的抽屉里;B先生把它放在床脚的箱子里;C先生把他的书放在咖啡桌上,并在门厅的壁橱里堆了一大堆。我和我的朋友们花了好几个小时研究这些杂志,就像大学生为某种专业考试而学习一样。或者,更像是学生喝了他们最爱的啤酒而喝醉了。
我的父母亲和我朋友们的父母亲不同,他们并没在家里藏任何色情杂志。在我们家里我们经常讨论关于性方面的问题,有时候甚至是在晚餐的时候。我的父母用他们的方式教授了我生殖过程,并且教我用尊重和友善来对待异性。我的父母向我输送健康两性观念的愿望是指引我向上的力量,但是我所看的色情杂志却教授我关于性和女孩完全相反的东西。我的父母试图教导我真实的概念,但是色情信息却用它的谎言引诱我,我喜欢色情所给我的胜过了我父母的教导。
我的生命变得只因色情而兴奋,但是一直以来我都试图表现得像是我父母所希望的那样的好青年。生命像是一种不和谐的挣扎,如同不断地跳着舞在光与影中反复。我不会说出我所有关于沉迷色情的行为,也不会说出所有为了掩饰这一点的所为,有时候要花费极大的精力才能隐藏我翻阅色情杂志的证据,但我是如此深深地沉迷于此,以至于我愿意花费大量的精力去如此做。
例如,当我13或14岁的时候,我有一个邻居朋友喜欢带我去他父亲藏成人杂志的地方。有一周,他的家人去度假,我被要求在他们不在的时候给他们的猫喂食,给他们的植物浇水。这实际上是一项艰巨的任务,因为他们有很多植物需要浇水。这些猫都是户外猫,植物也是,我没有理由在一周内进入它们的房子。事实上,我没有钥匙进去。然而,每次我走进他们的院子,我都会检查门,想看看能不能进去看看他父亲抽屉里那本神奇的杂志。
有一天,我神智发狂地想要找一些色情杂志,我从屋外的栅栏爬进了他们的房子下面。我匍匐在他们的房子下,穿过参差不齐的混凝土和砾石。我爬到通风管道下面,尽量不弄断晃动的电线。我爬到主卧室壁橱的正下方,那里有一个活板门,当我推活板门时,我发现门是开着的。当我向上推的时候,一只鞋掉在我身上,整个鞋架在活动门上被撞翻了。但我进了房间,能够花一个小时看杂志,逃进我欲望的阴霾,在他们的主浴室手淫。
这就是我那被上瘾所控制的大脑的疯狂:我实际上擅自闯入了我邻居的家!我确信我留下了证据,就是那双被我弄乱的鞋,但我愿意冒任何风险仅仅为了看那杂志。我甚至准备了一份详细但却不实际的解释以防被问起关于那双鞋的事情。
从那以后,我开始以更极端和危险的方式来满足自己。当我的脑子被色欲所控制的时候,我被传输到另一个世界,一个我被接受、被承认、被爱着,并被需求着的世界。那不是一个基于现实、责任以及后果的世界,那是我私人的世界。真实的人生,伴随着学校里学业的压力,以及随后职业生涯的无聊,全都消失了。我在用色情的愉悦来消耗着自己,并且有意识地决定这么做。我如此享受色情的原因很简单:这种感觉比努力在学校中适应学业压力以及家中事务的繁琐要舒服得多,色情、欲望和手淫把这些顾虑一扫而空。
对于那些在色情上瘾中挣扎的人来说,色情让人愉悦。很多上瘾者在发现有很多人不觉得这很享受可能会感到十分惊讶。对很多人来说,这可能会让人在情感上感到痛苦。他们把色情看作这样:为了满足性需求而消除人性。他们认为色情是可耻的,令人厌恶的,非常讨厌的。对他们来说,这是美好和充实的反面。
有趣的是,有些时候成瘾者也把色情视作惹人厌烦的。但是,我们经常不会得到这个结论,除非刚刚进行了一场狂欢。只有我们彻底地沉沦过,我们才能清晰地看到色情的本质。一些成瘾者在这个阶段做出了很清晰的不再沉溺的决定,他们还感受到了比以前更多的智慧和视野,并且想,这次我会坚持,并且恢复!然而,这种感知却像色欲一样复杂难解。当我们沉迷色情时,我们看世界的眼光简直错得离谱。我们觉得自己能戒除,但几乎从没有真的实现,我们的观念依旧被色情所左右,相信着色情想让我们相信的。我们的瘾想让我们觉得high。
在色情行为之后,我们也许会接触到一个无法再感到快感的临界点。我们确信自己不会再做色情之事了,因为色情让我们觉得恶心。但是最终生活的琐事把现实和痛苦带给我们,然后我们不再做色情之事的决心变得不那么让人兴奋了。我们的色瘾知道要到哪里去寻找快乐,我们的色瘾知道怎样让我们再次兴奋,然后我们马上再次看起了色情信息。在几年中我一直重复着这个循环:生活的痛苦让我在色情和黄片中寻找安慰,它能带给我暂时的快乐。但之后色情之事所带来的空虚与痛苦会压过快乐。我会决心不再做这种事并且感觉到了救赎,但在现实中我并没有真正改变。当世界给我设置障碍时,我还是会对色情的引诱感到无力并发现自己又在做色情的事了。
最终,我结婚了,我希望婚姻能解决我的问题。尽管我娶了一个现在还觉得是整个星球最美的女人,但她却不是我的色瘾所需求的。我的色瘾需要的是立即能满足我所有感知到的色欲。我的妻子很自尊,不会同意做那样的女人,于是黄色作品成了唯一能满足我的东西。在结婚的六个月之内我开始再次有这种行为了,我在我妻子发现我的恶习之前向她坦白了。实际上,在我们结婚前,我向她袒露了许多。她受到了很深的伤害,但决心要支持我。
互联网在我婚后的几年后进入了我的生活,它成了我的色瘾的火箭燃料。我是那么的心烦意乱,尽管我做着我所能做的最大的努力,那些事情变得越来越糟。我于是去申请了一个心理治疗师来帮助我。在治疗中我学到了几个很有用的技术,我感觉到了我的生活有了些许改善。我成功地戒掉了黄片,并且至少在比以前更长的时间里保持清醒。然后我做了一件现在回想非常不可思议的事,我写了一篇关于色情成瘾的论文并发到了网上。那是No-porn.com网上的第一篇典型,一些很难预料的事情发生了。我开始收到那些读过这些文章的人的信件,他们说那篇文章给了他们多大的希望,他们说他们首次在生活中保持了清醒,他们对那篇文章表达了大量的感激之情。
在很早的No-porn.com上我设立了一个问卷调查,我问了许多问题,其中的三个是:你们是否觉得对色情成瘾?你们第一次接触色情是几岁?以及你们是否有宗教信仰?有超过5000人回复了这一调查,其中最让人震惊的回复是对“谁是你第一个袒露的对象?”的回答。有很少一部分人说配偶,一些人说朋友,还有一些说他们宗教领袖。但是压倒性的大部分人,实际上有57%说他们没有告诉过任何人!无怪乎色瘾总是胜利者,我们都生活在一个秘密的谎言中,绝望地想要停止,被我们强迫性的行为所压倒,并在每次手淫后越来越感到孤立。我们感到越来越无助,对我们很多人来说,这秘密的色瘾已经摧残了我们几十年了!
我开始寻找想要恢复的朋友。第一次,我发现我们并不是唯一的绝望地想要停止看黄的人,而仅仅是觉得没有足够的力量去这样做而已。我变得比以前一百倍地想要戒除。我有时也会走神,但我觉得如果我真的想帮助别的人保持清醒,那么我就必须保持清醒。我注意到我想要帮助别人的想法实际上也在帮助我。我开始阅读所有关于成瘾的书籍,我开始参加性成瘾者的匿名会,我开始和那些各种挣扎着想要戒色的人交朋友,包括沉浸于色情片和手淫的人。
当我第一次听到色情成瘾恢复小组,被描述成那些行为超出一般色情和手淫的人所参加的小组。看起来我似乎不适合加入那种小组,并且在那个时候,在英特网流行前,色情行为仅限于色情资料和手淫的人并不多。但是,在最近的时间里,很多人的挣扎只限于黄片和手淫。我应该提一下我认识很多看黄成瘾的人并不在意戒除手淫的问题,看似手淫并非他们关心的主要问题。他们只是想戒除浏览黄片。那是一个我们每个人都要做出的决定,我本人的决定是同时戒除手淫和黄片,对我来说,那两样在我脑子里是不可消除的互相联系,一个不可避免地会引发另一个。
当英特网使黄片更易获得以后,更多的关于恢复的选择也被发展出来。更多的关于治疗这种身心失调的专家被训练出来,而那些“12步骤”以及其他的团体也开始欢迎那些需要帮助的成瘾者。最终,我开始认识到我几十年来一直想知道的真相,我再也不会手淫或是看黄片了。
这本书解释了一些在我完全摆脱之前所学到的东西,而且我将会与你分享我的经历以及想法。但是第一个要戒除色瘾所必须要意识到的事是我们并不孤单,几百万的人在其中挣扎着。我想这就是为什么这么多人对我在网站上所写的文章有非常强的反应的原因,这并不是指我所写的文章对于戒除是非常完备的,事实上,这些年来我觉得当时我所写的东西其实很幼稚。然而,我一直持续在网上发新的文章,因为一些人的确在读了那些文章以后开始了他们戒除的第一步。我认为那是因为那些文章所表达的第一件事就是陈述了对那些成瘾者的理解,并第一次告诉他们:你们并不孤单。有很多很多人,那些你不曾预料到的人都在这其中挣扎。
我开始认识到这段陈述的智慧,虽然我提到过我早早地在结婚前就向我妻子吐露了我的问题,我在实行时非常小心,并且咨询了我的宗教领袖并得到了他富有智慧的建议。有一段时间我每次犯戒时都会向我的妻子忏悔,但那不是卑躬屈膝悔恨的忏悔,而只是把负罪感塞给了我妻子。我会忍受着负罪感折磨我直到我再也受不了,之后我就向我妻子倾诉,然后感觉好了很多。当然,她觉得很不舒服,但我觉得舒服多了。那就是我关心的,让自己感觉好一些。
向别人倾诉和分享对我来说是一个巨大的助力,它帮助我确定了不理智的以及有害的脑内想法,并且完全去除了我脑中色瘾所提供的谎言。看着以及听着我自己所写和说的关于色瘾的挣扎,让我在诱惑来临时挣脱色瘾变得更容易。我希望你能找到方法来向别人坦言自己的痛苦,同时也不毁坏你们之间的关系。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戒色网_戒色_戒撸_戒为良药 » 关键一:我并不孤单
曾经天天撸痛苦想死,现在戒掉3年,分享戒色方法,导师微信:zq51099 免费送《心理学戒色100讲》,每日限5个名额! (导师微信:zq51099)
曾经天天撸痛苦想死,现在戒掉3年,分享戒色方法,导师微信:zq51099 免费送《心理学戒色100讲》,每日限5个名额! (导师微信:zq51099)

评论 1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戒色改命 更健康 更幸福 更强大

戒色吧网戒色之家

打赏支持戒色事业,功德无量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