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色
就上戒色吧戒色网!

《这本书能让你戒烟》引言

“我要为这个世界解决吸烟问题。”

有一天,我告诉妻子我决定戒烟,而她不以为然。她的反应很正常,因为在此之前,我的多次戒烟尝试都失败了。最近一次差不多是在两年前,我强忍了六 个月,终于还是无法抗拒烟瘾的折磨。我当时大哭了一场,心想我这辈子可能都没法成功戒烟了。为了戒烟,我已经付出了很多,也忍受了很多,但这样的付出和忍受却让我的信心日渐低落,因为我知道自己没有足够的意志力重新尝试。我没有暴力倾向,但如果当时有哪个不吸烟的人告诉我,戒烟其实是件很轻松的事情,我一 定会杀了他。我相信,弄清楚背景之后,全世界没有哪个法官会判我有罪。

或许你也和当时的我一样,不相信戒烟竟然可以如此轻松。如果是这样,我请求你不要把这本书丢进垃圾桶。相信我,我向你保证,你一定会发现戒烟其实并不难。

两年后的一天,我熄灭了这辈子最后一根烟,告诉妻子我不仅已经戒烟成功,而且准备为整个世界解决吸烟问题。我必须承认,她不以为然的态度让我有些 恼火。不过,她的反应完全没有影响我的激情。或许是戒烟成功的狂喜,让我过于乐观了些。现在回想起来,我完全能够理解她的反应。我明白,以我当时的情况,妻子和亲友们绝不会相信我居然能戒烟成功。

回忆过去的生活,我感觉我的一生完全是为解决吸烟问题而度过的。即使是当初学习 会计师业务的经历,也有助于我分析烟瘾陷阱的本质。人们常说,你不 可能永远愚弄所有人,但我发现,烟草生产商多年来一直都是这么做的。我相信,我是第一个弄清楚烟瘾陷阱本质的人。如果这句话显得有些骄傲自大,请容我补充一句,我并不以此为荣,只不过事实的确是这样。

那一天是1983年7月15日。或许那一天并不如纳尔逊?曼德拉最终出狱的那天重要,但我相信,曼德拉当时的心情,和我熄灭最后一根烟时是一样的。我意识到,我发现了所有吸烟者梦寐以求的东西:简单、快速、彻底的戒烟方法。

我首先说服亲友试用这种戒烟法,以确保它安全有效。之后我辞掉了会计师的工作,全身心投入帮人们戒烟的事业。

这本书最初的灵感来源于第25章提到的一个人。他曾拜访过我两次,每次我们两人都泪流满面。他当时太冲动了,无法听清我说的话。当时我的想法是,如果我把这一切写下来,他就可以自己找时间阅读。

尽管我对轻松戒烟法的效用毫不怀疑,但开始写作之前,我仍然犹豫再三。我进行了市场调查,结果并不尽如人意:

“一本书怎么可能帮我戒烟?我需要的是意志力!”

“一本书怎么可能解决戒断症状?”

除了这样的反应之外,我还有自己的顾虑。在诊所里,求医的人们如果误解我的意思,我或许可以用言语说明,但一本书怎么可能解释清楚?我还记得学习 会计业务时,我经常被书上复杂的内容搞得头大,反复思索却不得其解。而且我也清楚,在电视机和影碟如此普遍的今天,人们越来越不愿意阅读纸质书籍。

除此之外,我还有一个最大的顾虑:我完全不擅长写作。如果要我当面对一名吸烟者解释戒烟的好处,说服他戒烟是多么轻松自然,我完全可以胜任,但是 我能让一本书达到同样的效果吗?我甚至怀疑我是否有权把轻松戒烟法总结成书,还动过雇一名专业写手的念头。无论从哪一方面,我都从未指望过这本书能成功。

还好,幸运之神对我格外眷顾。本书出版后不久,我就收到了成千封读者来信,里面充满了溢美之辞:

“这是有史以来最棒的书。”

“你真是我的良师。”

“你是个天才。”

“你应该被授予骑士爵位。”

“你应该担任英国首相。”

“你是个圣人。”

我希望我还没有被这些溢美之辞冲昏头脑。我很清楚,读者们赞美的并不是我的写作技巧,而是轻松戒烟法的实际效果。无论是通过阅读还是当面交 流,轻松戒烟法都同样有效!

今天,许多国家都有了轻松戒烟诊所,这本书也被翻译成20多种文字,在整个欧洲的非小说类畅销书排行榜上居高不下。

写书时,我的戒烟诊所刚刚开张一年多,当时我觉得自己经验已经很丰富了。过了20多年,我惊讶地发现,我仍然有很多实际的东西需要学习 。这本书出版后六年,我进行第一次修订时,发现大部分内容都纰漏百出。

其实我用不着担心。轻松戒烟法的基本原则非常简单,可以概括为一句话:要停下来很容易!

事实就是这样。困难之处在于说服每一个吸烟者相信这一点。20年来,我帮助许多人摆脱了烟瘾,同时也积累了不少知识和经验。我们的戒烟诊所追求百分之百的成功率,不过偶尔也会有失败的情况,每次失败都让我们痛苦不已,因为努力戒烟的人们会觉得失败是他们自己的错——而我们没能说服他们,戒烟其实真 的很容易。

本书第一版就是献给那些我们没能成功治愈的吸烟者。我们的诊所一直秉承无效退款的原则,退款率从未超过10%,也就是说,戒烟治疗的成功率超过90%。

如今,轻松戒烟诊所已经遍及20个国家,总数超过50所,在纽约、米兰、伦敦、芝加哥、多伦多、开普敦、巴黎、马德里等大型城市都有开设。我们的诊所已经顺利运行了20多年。

来诊所求助的吸烟者们通常精神低迷,不是认为戒烟无法成功,就是担心戒烟后的各种痛苦和不便。他们认为,就算他们能够忍住不吸烟,也永远无法从烟瘾的折磨中真正解脱出来,一辈子必须时时刻刻同烟瘾搏斗。

经过几个小时的咨询和交 流,绝大多数人高高兴兴离开诊所时,已经彻底告别了烟瘾。这一奇迹是如何达成的?如果你家附近恰好有一家轻松戒烟诊所,你 可以自己去尝试。正是因为成功率高,我们才敢许下无效退款的承诺。治疗费用随各地的物价而不同,如果一次戒烟不成功,下次完全免费。我们不会放弃任何一个希望戒烟的人。如果三个月内经过三次戒烟治疗仍不成功,你决定放弃,我们会尽数退还所有费用。就是在这样的承诺下,我们的治疗成功率常年保持在90%以 上。

不要误会——戒烟诊所的成功并不会让这本书的价值有所下降。我从来没有幻想过如此之高的成功率。或许你会觉得,既然我夸下海口要解决全世界的吸烟问题,就应该追求100%的成功率。

实际上,我从来没有这样幻想过。过去,鼻烟曾经是最流行的尼古丁摄入方式,直至遭到社会抵制为止。今天仍有少数人吸鼻烟,或许将来仍然会有。令人 惊讶的是,英国国会大厦正是鼻烟最后的据点之一。或许这一点并不难于理解:政治家的思维方式总是比正常人落后一百年。所以我估计一百年之后,仍然会有少数人保持吸烟的嗜好。至少我从未指望过让香烟彻底从地球上消失。

我曾天真地认为,全世界人们都会很快意识到事实真相,采纳我的方法和建议,只要我揭开烟瘾陷阱的真面目,驱除以下几种误解:

?吸烟者很享受吸烟的感觉。

?吸烟者是自主选择吸烟的。

?吸烟能缓解压力,消除疲劳。

?吸烟能提高注意力,让人放松。

?吸烟是一种习惯。

?戒烟需要强大的意志力。

?一旦染上烟瘾,就无法真正消除。

?对吸烟者解释吸烟的危害性,就能帮助他们戒烟。

?替代品,尤其是尼古丁替代品,可以帮吸烟者戒烟。

?戒烟过程漫长而痛苦。

我原本以为各大烟草公司会是我的主要敌手。令我惊讶的是,主要的阻力居然来源于我原本期望得到支持的地方:媒体,政府,像美国癌症学会这样的学术组织以及医学界。

1946年的电影 《修女肯尼》讲述的是伊丽莎白?肯尼修女与小儿麻痹症作斗争的故事。我遭遇

1946年的电影 《修女肯尼》讲述的是伊丽莎白?肯尼修女与小儿麻痹症作斗争的故事。我遭遇的种种阻力,可以说是修女肯尼当年经历的翻版。我还记 得在那个年代,“小儿麻痹症”与今天的“癌症”同样可怕。小儿麻痹症不仅会使四肢失去活动能力,还会导致肢体扭曲。当时的主流疗法是使用铁制模具固定患 肢,强制整形,结果通常会导致终生瘫痪。

修女肯尼认为,铁制模具是阻碍肢体康复的重要原因之一,而且通过反复实验证明,患儿的肌肉可以通过治疗恢复活动能力。不过,她并不是专业医生,只 是一名护士 。她怎么敢在医生们的专业领域里指手画脚?尽管她发现了问题的解决办法,并且证明了其可行性,但是这些似乎并不重要。她所治愈的孩子们相信她是 对的,孩子们的家长也是,但是主流医学界不仅拒绝接受她的疗法,还禁止她无照行医。足足过了20年,医学界才逐渐承认了修女肯尼的观点。

我第一次看《修女肯尼》时,距轻松戒烟法的发明还有几年时间。我当时的想法是,电影 的确有写实的地方,不过更多的是好莱坞式的夸张和修饰,

因为修 女肯尼的发现实在太过明显,主流医学界不可能完全没有认识。医学界的专家们绝不会是电影 里那副嘴脸。他们怎么可能一连20年不肯接受再明显不过的事实?

人们常说,事实比文学作品更令人惊讶。我在此向《修女肯尼》的编导们致歉,他们并没有扭曲事实。即使在信息畅通的今天,经过20年的时间,我的发 现仍然没有被主流医学界认可。我相信,我已经证明了轻松戒烟法的有效性:你之所以读到这本书,很可能是成功戒烟的亲友推荐的结果。我并没有像美国医学协 会、美国肺科协会那样的雄厚财力支撑。像修女肯尼一样,我只不过是一个普通人,只是因为我发现的方法的确有效,才逐渐为人们所知。如今,我已经得到了无数 戒烟成功者的认可。像修女肯尼一样,我已经用行动证明了我的观点。但如果全世界仍然坚持旧式的思维方式和态度,我的发现又有什么意义?

我在本书原稿结尾处写道:“变化即将来临。我已经滚下了一个小小的雪球,希望这本书能引发一次雪崩。”

你或许已经猜到,我对主流医学界的印象并不好。我有一个儿子就是医生,所以我对医生的职业还算有所了解。今天,许多吸烟者都是在医生推荐下来我们的诊所就诊的,而且许多想戒烟的医生也会寻求我们的帮助。

早些时候,医生们大都认为我不是吹牛就是个骗子。1997年8月,我终于受邀参加在北京召开的第十届世界烟草与健康会议,成为参与该会议的第一位非专业医师。能够参加这样级别的会议,应该说我已经取得了相当程度的进展。

不过在会上,我的讲话完全是对牛弹琴。由于尼古丁贴剂和尼古丁口香糖的戒烟效果并不好,吸烟者们逐渐承认,替代疗法并不能解决烟瘾问题。这就像是 告诉一个海洛因上瘾者:不要吸食海洛因,吸食太危险了,应该静脉注射(千万不要静脉注射尼古丁,否则会立即死亡)。医学界和媒体完全不在乎人们是否能成功 戒烟,他们只是反复重复已知的事实:吸烟有害健康,是一种反社会的坏习惯,而且成本高昂。他们似乎从未意识到,吸烟者们并不是不清楚这些事实。事实的关键 在于解释清楚吸烟的根本原因。

每逢世界无烟日,医学界的专家总会说:“今天所有吸烟者都应该尝试戒烟!”大部分吸烟的人都清楚,这一天他们抽的烟比平时还多。吸烟者们并不喜欢被当成白痴对待,尤其讨厌无法理解他们为什么吸烟的人。

医学界的专家并不理解吸烟者,也不明白戒烟的原理,所以他们才会建议:“试试这种方法,如果不行就换另一种。”假设有10种方法可以治疗阑尾炎, 其中九种成功率只有10%,另外一种则高达95%;假设第10种方法自发

明至今已有20多年,但医学界仍然以前九种方法为主。你觉得能接受吗?然而在戒烟 方面,事实就是这样。

北京那次会议上,一位医生提出了一个我先前忽视的问题。他说,如果医生向患者推荐错误的戒烟方法,就应该承担法律责任。讽刺的是,他自己刚好是尼古丁替代法的坚定支持者之一。尽管我这人通常不记仇,但还是暗地里希望,他能尝到这句话的滋味。

英国政府已经在电视广告上浪费了几百万英镑,试图说服青少年不要吸烟。这就如同在广告里告诉他们,骑摩托车有可能出事故,他们绝不会因为这个就不 骑摩托车。青少年都清楚,一根香烟并不会夺走他们的生命。他们初次尝试吸烟时,都不认为自己会染上烟瘾。吸烟和肺癌之间的联系早已众所周知,尽管如此,青 少年吸烟率却仍然在节节攀升。不需要电视广告,青少年从身边人身上就能看出吸烟的影响。我的父亲和姐姐都死于吸烟引发的疾病,尽管如此,我仍然掉进了烟瘾 的陷阱。

我曾与欧洲医学协会的一位医生共同参加电视采访,那位医生从未吸过烟,也未曾帮一位患者摆脱烟瘾,但她却信誓旦旦地在电视上说,医学协会采取的举 措一定能阻止青少年吸烟。要是政府把投在电视广告上的百万英镑都拨给我就好了,这样我就可以在几年之内让大部分吸烟者成功戒烟。

我20年前滚下的小小雪球已经增长到足球大小,但还只是沧海一粟,远不足以引发真正的雪崩。对所有来我的诊所求医、阅读我的书籍、观看我的视频、 向亲友推荐这本书的戒烟者,我都心怀感激。不过,只有当主流医学界和媒体真正认同我的观点,雪球才会变成雪崩。轻松戒烟法并不仅仅是“又一种戒烟的方法 ”,而是“唯一合理的方法”!

我并不指望你相信我的话,但是等你读完这本书,你就会理解我的意思。即使是极少数的戒烟失败者,通常也会给予这样的评价:“我现在还没有成功,但你们的方法比我过去尝试的任何一种都好。”

如果读完本书之后,你觉得欠我一份情,那么你完全可以报答。向你的亲朋好友推荐这本书,如果看到电视或报纸上宣传其他的戒烟方法,你还可以给他们 打个电话或是发封邮件,问他们为什么不宣传轻松戒烟法。你所做的一切都能让雪崩早一天到来,如果我还能活着见到那一天,我终生都会感谢上苍。

本书是《这书能让你戒烟轻烟》的最新版,提供了准确周密的戒烟建议,可以让你的戒烟过程变得无比轻松自然。你是否仍然感到紧张?放心好了。我一生 中曾经历过好几次奇迹,其中最大的奇迹就是成功摆脱烟瘾。尽管那是20年前的事,但我至今仍然感到高兴。不用紧张,你绝对不会感到任何痛苦。相反,你即将 获得的东西,是全世界每个吸烟者都全心渴望的:自由 !

读者评论

与上一次戒烟的情况不同,我并没有做噩梦,没有失眠,也没有情绪低落。事实正好相反——我仿佛重获了新生。

——玛莎?F

你建议我读这本书的时候点上一支烟,这实在是一出妙招。读书的过程中,我发现自己对抽掉的每一根烟都耿耿于怀。

——科尔斯蒂?L

过去我从来没有想象过,我居然可以一整天不吸一支烟。现在……我难以想象的是,我过去居然吸了那么长时间的烟,并且对戒烟心怀恐惧。

——贝弗利?J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戒色吧戒色网 » 《这本书能让你戒烟》引言

评论 抢沙发

 

戒色改命 更健康 更幸福 更强大

联系我们

打赏支持戒色事业,功德无量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